基地动态-成功案例:我不再是孤独的小蚂蚁-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

共青团中央 中央文明办等九部委联合授牌

团中央 文化部指定戒网瘾机构

基地动态

News and Trends

基地动态
成功案例:我不再是孤独的小蚂蚁
发布时间:2017-01-09 17:32:37 来源:

成功案例: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不再是孤独的小蚂蚁

 

  元旦过后,多多要出院了,他显得很激动,与教官兴奋地聊天,神采飞扬,看不出是个有问题的孩子。

眼前的这个阳光少年,谁会想到,半年前,却是一个冷漠、孤僻、固执,经常吮吸大拇指、酷爱小蚂蚁的少年,他已经辍学在家,成日与《魔兽世界》为伴。

  家人没办法了,“再下去,不是他疯 ,就是我们疯”,他的妈妈流着泪把他送进基地。

  多多年幼时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较少,是爷爷奶奶把他带大,成长过程中缺乏足够的关怀,过度“恩爱”的父母将给他带来的疏忽和冷落,情感需求的苦苦寻觅在屡屡落空后,多多变成了一个问题孩子。基地根据这个孩子的特点在治疗中,运用“心理、医学、教育、父母培训、生活体验”五位一体的治疗模式,首先干预网瘾背后的心理问题,基地运用个体治疗、家庭治疗、团体心理治疗,对他的心理及行为问题进行针对性的干预,开展身心护理,从生活能力、学习能力、社交能力等方面,培养多多生活自理能力,从洗漱、洗衣、饮食、整理内务等生活细节入手。要求整理房间规范、整齐、按时,培养他的自立能力和责任感,体验真正的军营生活。规范日常行为,调节生物节律,锻炼意志和勇气,纠正学员不良生活习惯,促进体格的健康发育,增强纪律性和自制力。

  父母培训课,多多的父母看见医生便委屈地说:“我们的家庭怎么会出这样的问题,你看很和睦的!”心理医生说:“正因为父母太‘和睦’了,所谓的‘和睦’其实代表的是一种情感的依赖,可仅仅是属于夫妻间的依赖,忽略了孩子。家庭是一个系统,你们的联系过于紧密,孩子那儿却空了,这样就失去了正常的平衡。”当心理医生从孩子的角度,把治疗中观察到的内容进行告知时,他们先是张大眼睛看着医生,好像在揭开一个秘密似的,起先偶尔还替自己辩护两句,到后来父亲一直低头不语,母亲在一旁抽泣。从此,家长培训课,多多的父母,一节也没落下。

   6个月,多多从反感、抵触、接受到配合,经过基地医护人员、教官专家艰苦的努力,多多终于变了,经过心理医生的专业评估,多多可以回归社会。出院前,正好赶上基地组织节日的联欢活动,全都是由孩子们自编自演的节目,(基地工作人员定期地组织学员进行适当的文娱体育活动,如进行集体游戏、开展娱乐活动、郊游等,也可参加各种体育比赛或辩论比赛,有报纸、杂志、书籍等可供阅读。这样,尽量使基地的生活丰富多彩,同时亦是临床上一种辅助治疗手段。在集体娱乐活动中,患者思想集中,情绪松弛,避免沉浸于恐惧、忧伤、焦虑、紧张等消极情绪,增强了自我的价值感家长如果忽略孩子的存在,对他不闻不问,表现得漠然和拒绝,这不但会损害孩子的自尊心,还会损害其自信心,他会认为自己不够好,在父母心里自己是无价值的。)心理医生鼓励多多去参与表演,他参加了一个团体的表演,他们的表演自然幽默、精彩不断,表演中时常被大家欢呼喝彩,掌声差点淹没了他们可爱的话语。表演结束后,医生向他献花,在掌声中他咧开大嘴激动地乐了,像花儿似的绽放——那才是由衷的开心,而不是他曾经想要刻意保持的快乐自信的形象,希望在他脸上能绽放更多这样动人的笑容。   

   出院,并不等于治疗的结束,基地定期进行回访,以便给予专业的指导。随访时听说多多的父母有了较大的转变,多多嘴上不说,但心里是明白的。他的父母两人一起在街上做点小生意,有时候父母比平时回来晚点,他也会打个电话,说的不是直接关心的话语,但至少他会想起来而且愿意打这个电话。多多还需要努力把自己对学习的期望降低下来,不要把梦想定得太高,不能实现时反而会去轻视取得的一点一滴的小成果,没有小成果哪能陡地突生大成果呢!

   哪怕是最冷酷的人,心里也会有这样一个角落:那里有母亲温暖柔软的怀抱和轻柔的抚摸,有父亲坚实的臂膀和自己一同玩耍的笑声。这个角落是如此温馨,以至于在触及它时,会不禁露出由衷的微笑,会感到冬日暖阳般的温情。自恋,不是一个人的精彩,而是欲语还休的无奈。

   现实生活中有千千万万的留守家庭,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尽量避免去重复类似的伤害。

 

 

Copyright @2004 北京亲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51093号-1